校友会由来 | 组织架构 | 校友会章程 

 
【写于2004年】

    日前北加州校友分会副会长(也是2004年的分会长)叶继承(1986无线电)问我北加州浙大校友分会的源起,我答应他写这一段历史。

    廿卅年重逢多美好

    我与梅生在1961年来到斯坦福时,前五年在学校里忙忙碌碌,很少外出。开始工作后,才出来走走。记得1970年初去旧金山参加一个金山联谊会(后改名为中华联谊会)的成立大会。会后一位陶教授介绍我认识了也是浙大毕业的卞华年(1957电机)学长。谈起来,他的岳父母与先父母在抗战前的南昌已是旧识,他问我在湾区还有那些浙大校友,可否连络一下大家聚一聚。
    我当时就打电话给旧金山的级友赵咸绥兄。经过他的连络(他已在旧金山工作了多年),订在1970/6/6在旧金山的锺铃酒家午餐。那天来的有旧金山的谭趸(1944机械)夫妇,高汉卿(1944农艺)夫妇,赵咸绥(1945机械)夫妇,东湾的胡瑜(1934蚕桑)夫妇,胡善恩(1942史研)孙振堃(1939外文)夫妇,茅春明(1947化学)夫妇;半岛区的卞华年夫妇及刘长庚、吴梅生(1945数学)夫妇。另外还有由台湾来的程光裕(1947史研)及周天赐(1945电机,在校时名周天声)。十男八女,席开两桌。虽然在校时未曾同学或不相识,但是谈起杭州与黔北的求是校园风光,大家有说不完的话。离开学校有二十、三十多年了,都未想到能在太平洋的此岸重逢。餐后大家又到赵府,由赵夫人以茶点招待。在餐馆与赵府所拍摄的照片,成了最美好的回忆。 

   产生联络人定雏型

    那天大家决定要不定期举行餐叙,并推举胡瑜大姐为会长,卞华年为副会长。华年兄不幸于1975年英年早逝,大家又推了赵咸绥、孙振堃、刘长庚为三区的连络人。1979年开始改推黄文蔚、茅春明、刘步达为三区连络人。1986年又改推章清、程雁飞、梁蕲善为三区连络人。因为南湾区校友人数渐增,加推陈乃宁为南湾区连络人。每次餐叙,由各区连络人通知,轮流在各地餐馆相聚。天气好时,也曾在旧金山的金门公园、东湾区的拉法叶水库公园,及巴洛阿图的市立公园里野餐。
    在我的旧相簿里,有1972/5/21在胡瑜大姐家的合照。那天来的有谭、高、赵、胡、茅、刘、吴几家外,还有香港来的吕高超(1939病虫害)夫妇、黄文蔚(1943先修班)夫妇及台湾来的张灏(1934农艺)夫妇。也有1975/8/30在巴洛阿图公园野餐时的合照。有香港新来的梁蕲善 (1944史研)罗少芳(1944教育)夫妇。1976/9/12在巴洛阿图公园野餐中,有新来的彭拔奴(1943机械)夫妇、邓炳恩(1945土木)夫妇及张静如(附中)。1979/3/3l在京华酒家,到廿七人。有新来的黄盛智(1943机械)夫妇、胡国骏(1924工专电机),余瑞生(1929电机),黄育贤夫妇及华府来的姚慧英(1938化学)及夫婿萧庆云博士。姚大姐对此美校友会的热心,众所共知,不幸于1998离开我们。萧博士更是对浙大抗战时西迁途中,帮了大忙。他因与竺校长在清华留美预备班先后校友,又在哈佛先后获博士学位的关系。在浙大西迁经过江西时,他以江西省公路处长的身份,帮了不少忙。后来又把他在泰和的祖居萧百万宅借给浙大使用。这些都记载在“竺可桢日记”一九三八年一月十日,十二日及二月十日那几天的日记中。萧博士与先父为旧识,来访先父时,我称”萧老伯,萧伯母”。可是姚大姐坚持喊我们”长庚兄,梅生姐”。开始颇不习惯,很久以后才改称”萧老伯”与”姚大姐”。 

    有三件事值得一提

    北美浙大校友会于1976年在纽约成立,北加州的校友会改为分会,可是成立的日期比北美校友会早了六年。过去卅三年中得提起的有下列三件事:
    一、1978/7/22南北加州校友由在加州工艺大学执教的周德禄学长安排,在San Luis Obispo该校举行联欢。在照片上数了一下,有校友及亲属共五十人,南加校友由叶祖游(1943化工)学长代表致词,北加州由褚应瑞(1933教育)代表致词。大家还到海滨游览风景。晚间借学校宿舍住了一夜,翌晨握别后,分向南北打道回府。
    二、1979/6/9-14,杭州浙大访问团访美后,回程经过湾区。八人中有团长刘丹(副校长),教务长缪进鸿(1954机械),材料系主任王启东(1943机械),物理系主任李文铸(1945物理),化工系主任周春晖,化工系教授侯虞钧(1945化工),科学仪器系主任吕维雪,电子计算系主任何志钧(1945电机)。6/8约了刘步达等校友在 San Jose 机场接机送到巴洛阿图的 Tiki 旅舍。并先为其安排参观斯坦福及柏克莱加大。团员中侯,何,李为我1945级友,王启东曾任我系助教,也是与赵咸绥及我在篮球场上的球伴。副校长刘丹是梅生的安徽乡长,学者风度。在动乱年间,对浙大诸多维护。一次我们送他回旅舍,他赠梅生家乡茶叶。临行还坚持从楼上一直送我们到楼下。十年后我们首次返大陆,五月里在杭州去造访已退休的老校长。看见他又抽菸了,问他为何又抽菸,他说心情不佳。五月底到北京,遇到六。四。事件,于六月六日仓促返美。九月八日接到浙大校长室电话,才知道刘丹校长在患心脏病三周后,于九月五日逝世。6/10上午陪访问团游览旧金山市区后,回到巴洛阿图的重庆楼与校友聚餐。6/11邀在斯坦福进修的校友袁权(1955化工),竺迺刚(为竺可桢侄孙,其父竺士楷曾授工程材料课)等与访问团共午餐,晚间邀访问团来寒舍吃KFC烤鸡。6/12参观斯坦福 SLAC 后,租车送至柏克莱加大。
    三、北加校友会过去负责筹办了四次年会:(一)1983假旧金山大学,主席刘长庚,到会172人。(二)1987在夏威夷,主席赵咸绥,到会204人。(三)1994在 San Mateo 的登飞酒店,主席王文敦,到会212人。(四)2000年在旧金山唐人街的假曰酒店,主席褚应瑞,到会105人。2004年的年会将由谭大年担任主席,一切正在筹备中,可能在游轮上举行年会,回到旧金金山后再聚餐、摄影并举行会员大会。这是为了方便未能参加游轮的校友们能来参加会员大会。

    卅三年很快地过去。老校友们走的不少,剩下来的平均年龄也都在八十上下,如果还想延续下去必需有年轻校友的新血加入。希望老校友们好好地思考这个问题。